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涛

 
 
 

日志

 
 
关于我

南京邮电大学学士,北京邮电大学硕士。出版《生态社会人口论》(人民出版社),《通播网宣言》(北京邮电大学出版社) unsnet@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汪涛:中国科技如何领导世界(3)--中国为什么不发起成立3GPP3?  

2008-02-01 23:26:14|  分类: 科技创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第三方机构在科技创新战略营销中的作用

 

    任何对手都不能消弱中国的能力,但却可以消弱中国利用自己的能力做某种事情的意志和热情;

    任何对手都不能改变中国所做的事情,但可以改变这些事情在世界和中国人自己心目中的形象;

    战略营销就是现代高科技领域的制空权和制天权.现代高科技已经进入战略营销制胜的时代,而中国不仅还完全没有做好准备,甚至都还没有意识相应问题的存在.

    发达国家可以教会中国人生产,可以教会中国人技术,可以教会中国人管理,可以教会中国人市场营销,甚至可以教会中国人研发、创造、获得自主知识产权、获得专利.但唯一不会教会中国人的最后绝招就是战略营销.

 

    3G标准并非都是国际标准组织ITU在推动,3GPP和3GPP2在其中起到很积极的作用。 3GPP(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是由欧洲的ETSI,日本的ARIB和TTC,韩国的TTA以及美国的T1在1998年底发起成立的,旨在研究制定并推广基于演进的GSM核心网络的3G标准,即WCDMA,TD-SCDMA,EDGE等。中国无线通信标准组(CWTS)于1999年加入3GPP。3GPP的目标是实现由2G网络到3G网络的平滑过渡,保证未来技术的后向兼容性,支持轻松建网及系统间的漫游和兼容性。

    很快,3GPP2(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2)于1999年1月成立,由美国TIA、日本的ARIB、日本的TTC、韩国的TTA四个标准化组织发起,主要是制订以ANSI-41核心网为基础,CDMA2000为无线接口的第三代技术规范。

    很显然,3GPP代表着欧洲的利益,而3GPP2代表着北美的利益。它们通过这些事实标准组织的运作去影响ITU的标准走向,特别是事实标准的走向。北美之所以要针锋相对地在3GPP成立之后迅速成立3GPP2,就是要保持自己主推的CDMA2000标准在战略营销上不吃亏。不可否认,WCDMA与TD-SCDMA是有一定竞争关系的,甚至一定程度上说是死对头。但遗憾的是,TD-SCDMA却指望在战略营销上依靠主要是代表WCDMA利益的3GPP组织来推动,这简直就是与虎谋皮。

    我们要问的一个问题是:中国为什么不发起成立3GPP3,而是附着在3GPP里呢?中国有主推的TD-SCDMA标准,发起成立一个这样的组织并非什么难事,也有战略营销上极大的必要。中国在推动TD-SCDMA的过程中一直如此地吃力,甚至不能大声地宣传自己的优势,与缺少足够的第三方机构支持有极大的关系。最后只剩下李进良、丁守谦等极少数抱持强烈正义感的老人在起这种第三方机构的战略营销作用。

    中国在相关标准推进过程中也是成立过一些组织的,例如TD产业联盟、以及WAPI联盟等。这些组织作为第三方机构也发挥了很好的作用。但总体来看,中国在第三方机构的发展上还是存在极大的缺陷,不仅数量上远远不够,而且对其作用的理解也非常欠缺。TD产业联盟和WAPI联盟主要是面向产业的,还不具有事实标准组织的性质,在战略营销上的作用也不突出。很关键的一点是,由于我们强调自主创新,往往把这些组织的形象定位成“中国的”,把相关的技术和标准定位成“中国的、自主创新、自主知识产权的”,这本身就自己把自己的市场限制在国内了,非常不利于全球推广的战略营销活动。

    如果我们分析一下美国和欧洲的大量第三方机构在科技创新中所起的作用,就知道现代科技创新已经是一种多么复杂的系统。在“美国科技创新机制的真正秘密”一文中,我们系统分析了金融市场在现代科技创新最快速地市场化中的作用;在“诺贝尔奖与科技领导地位的秘密”一文中,我们分析了科技汇聚机制在保持科技领导地位、及时吸取全球最先进科技成果中的关键作用。本文中我们将分析第三方机构在科技创新战略营销中的关键作用。

    在现代科技市场中,并不是技术含量最高的产品就一定卖得出去,它要取决于企业的市场营销能力;而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也是如此,并不是你这个国家科技创新的标准技术更先进,你就更能占据市场优势,而是取决于其国家科技创新的战略营销能力。这种战略营销能力是其国家科技软实力的重要体现之一。

    一个企业的营销能力是由其专业的营销部门所体现的,一个国家的战略营销能力同样也是要由专业的机构和部门体现。那么,这种国家科技创新的战略营销能力是由什么实体构成的呢?它主要是由各种第三方机构,以及专业媒体所构成。这种第三方机构包括:第三方的咨询机构,如IDC等;第三方的技术论坛等具有标准建议能力的准标准组织;第三方的非官方标准组织;以及大量的专业媒体。

    试想一下,当一个企业推出一项新的创新后,如果你完全是自说自话,当然就不如引用第三方的说法更能让人信服。而其实这些第三方的说法很大程度上就是来自于第一方的。但这些第三方机构成员可以扩展为全球范围,并且有大量实体的企业在里面。一旦他们接受就非常接近于事实标准,更高的国际标准组织一般也只有认可这些已经接近成事实的标准。但如果是提出者的企业自己来推动,显然其利益就太直接了。并且很容易陷入被潜在竞争对手战略营销手段“妖魔化”的境地。

    事情很简单,当这些第三方机构开展一些活动的时候,当然就把其主推的创新作为讨论的主题。其实这种第三方机构根本用不着采取不公正的方式进行营销,只要使所有的人都在谈自己所要推的东西就可以了,即使你提反对意见都没关系。当所有人都在谈一件事情的时候,相应的概念就成了“热词”。这些第三方机构会不断地发布一些未来的预测,例如5年后某个3G技术在中国会有多少用户等。有几个人真的会认真地在5年以后去验证这些机构的预测是否准确呢?况且这就是预测,既然是预测就肯定要容许有不准确的地方。最多就是象股市上常见的说法一样"结果让专家大跌眼镜",然后笑笑也就没事了。5年前我们见到过一堆又一堆的中国在2007年会有多少3G用户的预测,有一个准确的吗?但今天又有几个人还会去关心5年前的预测数据呢?而当所有人都在引用这些预测数据的时候,就意味着所有人已经在潜意识中不知不觉地认同了某个技术应当是主流标准。无论是真理还是谬误,只要重复一千遍全都成了真理。只要普通用户潜意识中相信了某个技术一定是标准,具体客观的技术评价就意义很小了。这就是战略营销的威力。

    在中国,由于缺乏这些大量第三方机构支持,中国的科技创新要么就得企业甚至个人自弹自唱,要么就得请一些名人,政府官员或某个国家机关出来说话。这样不是说不能解决问题,但这种方式在国内可以起到一定作用,而到全球范围其影响力就大打折扣。这对全球战略营销是不利的。甚至由于这种不完全专业的营销方式一出现,就很容易使自己陷入一种奇怪的技术形象之中。

    我们只要看一下WEB2.0这个无比空洞的概念为何能在全球风行,就知道战略营销能力的强大可以把一些甚至接近于什么都不是的空洞概念,造就成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事实标准。2004年3月,欧雷利媒体公司(O'ReillyMediaInc.)副总裁DaleDougherty在公司的一次筹备会上偶然提出了Web2.0一词,该公司主席兼CEO提姆·奥莱理(TimO'Reilly)立刻被这一说法所吸引,随后,在欧雷利媒体极力推动下,全球第一次Web2.0大会于2004年10月在美国旧金山召开。从此,Web2.0这一概念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全球传播开来。(参见:刘锋:用互联网进化论批驳web2.0)。而直到现在,对什么是Web2.0都还没有一个确切的概念,但一大批网站都把自己的业务往这个概念里装。

    事实上,刘锋先生的“威客理论”也有类似的成功经历,只不过我们是无意识中利用了这种战略营销能力。2006年中央电视台报道了威客,威客这个概念一夜之间红遍中国,而此时威客理论自己都还没有准备完善,但大量网站已经把自己标上了威客的标签。

    我们设想一下,如果中国发起成立一个3GPP3组织,这个组织并不仅仅是中国国内的单位,而是由多个不同国家(做到这一点并没什么难度)支持成立。那么,至少TD-SCDMA不会总是以“中国标准”的形象出现。因为一旦TD是以“中国标准”形象出现,人们潜意识中就会认为它只是一个应用于中国国内的标准,而不是一个国际标准。任凭人们如何解释,这种“妖魔化”的形象很难消除。仅仅靠政府的推动很难消除这种负面的形象,甚至政府的直接支持本身就不利于这种形象的消除。在欧美,国家政府并非不支持其主推的技术标准,但他们的推动很多都是通过第三方机构来实现,这样给人以公平公正的感觉。先不谈第三方机构是否真的公平,但至少它比自说自话要“显得公平”,这是一个通行的游戏规则。

    没有3GPP3,就没有代表TD利益的第三方国际机构,就难于展开全球范围支持TD的战略营销。连战略营销的机构都没有,何谈在残酷的战略营销中获胜呢?演戏要有唱红脸的、唱白脸的,还要有唱花脸的。如果所有角色要一个人来演,这会演成什么样子呢?

    承担战略营销作用的第三方机构并不是单一的某种性质的组织,而是多种组织的结合,如具有事实标准组织的国际联盟、国际论坛、咨询机构、专业媒体……等等。特别重要的是,其中的产业联盟、技术论坛在自身的形象上应当是“国际的”,而不能是“中国的”,否则将是在一开始就自毁前程。但中国在相关政策上还在自己限制自己采用“国际的”形象和名称。例如国家相关政策中,在申请民间机构的名称上就对使用“国际”一词有很大很制。在过去中国的确不具有这样的国际实力,但今天要做标准,必须在一开始就定位于国际的,至少是跨国的,因为凡不是国际标准的或跨国标准的东西最后都可能不能成其为标准。标准就是一个胜者全球通吃的领域。

    北美在3GPP成立之后几个月的时间内就迅速成立3GPP2,充分可见他们对第三方机构在国际标准的推广中作用地位的认识是何等清醒,但中国直到现在都还对此麻木不仁,完全意识不到相关问题的存在,整个TD推广过程一直陷入在对手第三方机构战略营销持续不断的猛然攻击之下。对手就是要让中国对建立自己具有世界领导性的创新活动的信心进行强力的打击,并且要不惜一切代价让相应的活动在推广过程中受到深重的挫折,甚至屈辱,以使中国在意志上和热情上受到彻底的损耗.

    任何对手都不能消弱中国的能力,但却可以消弱中国利用自己的能力做某种事情的意志和热情;

    任何对手都不能改变中国所做的事情,但可以改变这些事情在世界和中国人自己心目中的形象;

    第三方机构就是国际标准战场上的制空权和制天权。其规模和数量虽不大,但作用却是决定胜负的。没有这种制空权和制天权的控制,单凭企业这些“陆军”的苦苦支撑,在国际标准领域是成不了大事的。

    作为中国重大战略的TD项目都是如此,其它项目所遇到的困难就更是可想而知了。因此,发展中国具备战略营销能力的第三方机构,是支持中国创新战略不可缺少的重要一环。

 

  评论这张
 
阅读(15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