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涛

 
 
 

日志

 
 
关于我

南京邮电大学学士,北京邮电大学硕士。出版《生态社会人口论》(人民出版社),《通播网宣言》(北京邮电大学出版社) unsnet@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汪涛:中国科技即将领导世界(2)——二十年太久,只争朝夕  

2008-02-01 21:55:17|  分类: 科技创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4年9月份,我一个人第一次去欧洲出差,那时我还在中兴通讯第四营销事业部做技术副总。在中兴和华为做国际市场的经历中,仅仅是过对方的海关就是一件很容易遇到麻烦得事情。很多市场和技术人员因为回答海关人员问题可能不对头等各种原因被扣在海关几天几夜,或者当时就不让入关,而在机场直接买机票回国的事情也有很多。因此出国前都需要反复了解当地国家的各种需要注意的各种事项,包括过海关的事项。看到我的申根签证上面有一行字提醒不能在当地工作,我就感觉有点不太舒服。果然到了德国法兰克福机场海关,海关人员看到我的签证就问:你到德国做什么?你的签证是不容许在本地工作的。为了避免麻烦,我马上拿出自己写着ZTE国际市场副总裁的名片客气地说:不,不,我不是来德国工作,我是应德国客户邀请来德国考察投资环境,为德国人民增加就业机会的。海关官员听到这个回答有点意外地看了看我,很快微笑了一下马上给我盖章放行了。我说这话的确也没错,因为当时我去欧洲的任务之一的确就是研究欧洲市场人员本地化问题。

    欧洲人对中国各类看法都有。欧洲充分经历了大国崛起和衰落的历史,因此,很多欧洲人很清楚中国在未来将会很快崛起成为世界大国。很多欧洲人中国的看法远远比中国人自己要高得多。从直接到欧洲的中国人来看,当前则是什么样的人都有。欧洲人见惯了很多还在偷渡到欧洲淘金的中国人(我在2003年法国戴高乐机场下飞机时就看到有两个中国人可能护照有问题被海关人员带走,要直接被原路送回),也见惯了很多非常有钱的中国人来欧洲消费或投资。

    到了法兰克福没多久,在当地媒体上就突然看到一则西班牙切尔西市焚烧温州商人鞋类商品的事情。在欧洲看到这样的消息更会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受。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离林则徐虎门销烟才多少年哪,怎么就反过来变成欧洲要销毁中国人的商品了。这不是欧洲的“虎门销烟”吗?当然,鞋类商品与鸦片商品是完全不可以相提并论的,但它从一个侧面反映的国家商业地位的变化却是真真切切。

    离开法兰克福到了英国伦敦,很快对伦敦的地铁系统感触颇多。一方面伦敦的地铁车厢技术之陈旧让人实在不敢恭维,没有空调也就算了,有些风扇马达转动的声音简直就像拖拉机一样噪声巨大。在KingsCross地铁交汇站,看到这里的拥挤和混乱,我马上对同事说:怎么会这么乱,这要是恐怖分子在这里搞爆炸就实在太容易了。其实说这话时根本没想到伦敦会成为恐怖袭击的对象,但没想到几个月后伦敦真的就发生了恐怖袭击,KingsCross就是其中受攻击的地方之一。听到这个消息实在感叹不已,这是后话。

         在伦敦参与了中兴3G手机与和黄合作的谈判,后来3G手机成为中兴第一批大规模进入欧洲市场的产品。

    另外参加了与马克尼的研发合作谈判。我是带着非常敬仰的心情第一次进入马克尼公司的。因为在很早我就读过很多马克尼与其助手肯普开发人类第一个商用化的无线电通讯设备,并因此而获得诺贝尔奖金的故事。对马克尼当年使用的指针式放大器,马逊布吕特发明的莱顿瓶,克拉肖发明的金属屑检波器,鲁门阔夫发明的火花塞发报机等等技术都还记忆犹新。马克尼本来是意大利人,但他的创新在意大利得不到重视,因此转去英国最终成功发明了无线电通讯技术。当时俄罗斯也有一个科学家波波夫与其同时在研究无线电通讯技术,并且他们相互之间有很多有益的促进。可惜,波波夫壮志未酬身先死,因病早亡,否则就可以与马克尼一起因发明无线电通讯技术分享诺贝尔奖金了。马克尼公司在上百年的时间内都是英国科技界的骄傲。因此,从我走进马克尼公司直到出来,我都感觉自己能够在这里分享如此的百年盛誉而深感自豪。与马克尼的研发合作还是马克尼公司主动提出的,如果我们能够与这样的公司进行研发的合作,这无疑也是让人非常自豪的事情

    可惜,我从欧洲回国后不久,也就几个月的时间,马克尼公司就被爱立信兼并了,实在是让人头晕目眩。当时马克尼寻求与中兴的合作已经是属于作摆脱破产的最后努力。

    从欧洲回国后不久,就遇到一个法国的代表团随总理到深圳访问,一位女大使请求ZTE的CFO和我去与他们共进早餐。在和ZTE的CFO韦在胜去酒店的路上,我给韦总介绍说可能是他们希望ZTE去法国投资。韦总和我笑着谈到欧洲对中国可能看得太过高了一点,我们还没那么多钱,其实ZTE负责市场的史立荣很早也提到欧洲对中国的看法远远超过中国对自己的评价。一些中国公司在欧洲进行较大规模的收购很可能受到这种稍微超前一点认识的影响。国际化和本地化是要有一个过程的,首先应该是市场本地化,然后是人员本地化,最后才应该是资本的本地化(收购或投资等)。如果市场还没有本地化而率先资本就进行本地化,很可能消化不良。

    果然不错,在早餐会上法国客人不断谈到的就是法国巴黎的投资环境以及各种优惠政策。当然,中兴是比较稳健型的公司,不会轻易在投资问题上冒进。

    欧洲给我的感觉其比中国好的地方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是良好的环境质量。无论在任何欧洲国家,其空气质量都如同30年前在中国农村可以见到的空气质量,晚上可以看到非常亮丽的满天繁星。相比之下,中国现在的空气质量实在是太糟糕了,在所有大大小小的城市几乎就找不到一个阴霾小一点的。这是现在所有中国人都有目共睹。如果这样发展下去的确没法可持续;

    其次是白天任何时候看天上,几乎都可以看到4-7架飞机。欧洲的天空实在太繁忙,一道道飞机飞过后留下的白色尾迹布满天空。

    第三是非常发达的铁路交通系统,特别是城市地铁系统。欧洲人基本上家家都有汽车,在法兰克福住宅区的街道上几乎停满了汽车,但大街上,以及高速公路上跑的汽车并不多。人们出行一般都习惯于座地铁。英国伦敦的地铁就像蜘蛛网一样,在任何地方500米左右都可能找到地铁站。地铁系统的高度发达导致汽车使用大幅度减少,这对空气质量的改善是有关键性好处的。中国的铁路特别是地铁系统应该不断加快发展,否则汽车燃油的上升就太快了。

    除此之外,中国的发展就显得让欧洲无法相比了。记得此后不久有一个德国代表团来到中国,他们的记者回去后认为与中国上海、北京等这样的城市相比,欧洲简直就是一个大农村。这话有正反两个方面的理解。好的方面是农村环境质量很好,不好的方面就是与中国相比,欧洲的城市实在是“太土气”了。我个人的确认同这一点。中国在城市建设发展方面,在速度上毫无疑问已经让全球都忘尘莫及,即使在现实绝对水平上也已经可以与全球任何地方有得一比。虽然我们看待问题不能仅仅从硬件上考虑,但这毕竟是实打实的东西,不由得他人不认可。

 

 

一别康桥

 

闹轰轰的我走了,正如我闹轰轰的来;

我匆匆的登车,作别最年轻的古老。

 

那河畔的金柳 是观光区的商标 
波光里的艳影, 花掉我9个英镑。 

昔日河底的软泥, 厚厚地铺上石子; 
在康河的柔波里, 行满着一条条客船。

 

那古典街边的房屋  不是教室,是商业区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留学镀金的梦。

寻梦?租一只游船,向古迹更多处漫溯,

满载一船游客,在私家花园间穿行,但我不能上岸。

轰轰是铁路的笙箫。

车站也为我繁华,繁华是今天的康桥。

闹轰轰的我走了,正如我闹轰轰的来;

我提一提像机,不带走一张文凭。

 10月3日,2004

写于伦敦ZTE  HOUSE    汪涛

 

水雕歌头.伦敦销售处2004中秋

 

明月几时有,把饼问青天,不知饼中何馅,竟然比蜜甜。我欲乘机看你,又恐航班太少,走路不胜远。小菜充充饥,何似科技园。

加洲红,青岛啤,二锅头。不应停杯,五瓶六瓶全干完。月有阴晴圆缺,人有饱饿冷暖,此事古难全。但愿节常有,万里共尝鲜。

 

 

水雕歌头.欧洲市场考察总结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为何成败赢输,尽在细微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实情遗漏,错处不胜烦。伦敦迁新居,何似数字园。

转签证,去北欧,也不难。不应止步,西欧突破在眼前。月有阴晴圆缺,人有丢单签单,此事古难全。但愿行对路,万里共赚钱。

 

  评论这张
 
阅读(5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